中国林学会(服务号)
中国林学会资讯(订阅号)
官网移动端

中国林学会青工委常委、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程宝栋教授牵头发布《新冠疫情究竟会怎样影响我国木材产业》报告

本文发布于:
2020-03-20
来源:
阅读1162
推荐0
评论0

近日:中国林学会青工委常委、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程宝栋教授等专家牵头发布《新冠疫情究竟会怎样影响我国木材产业》报告,为疫情当下我国木材产业发展建言献策。报告全文如下:

新冠疫情究竟会怎样影响我国木材产业

随着中国经济不断转向高质量发展,木材产业也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而此次新冠疫情的爆发无疑给木材产业的转型升级带来了明显的压力。受到延长假期、推迟复工等影响,木材产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和贸易往来也受到较为严重的冲击。目前,木材经营加工企业普遍存在生产停滞或开工不足的现象。据中国木材保护工业协会(2020)调研数据显示,有近半数企业反映疫情对其生产影响很大,经营几近停顿。大多数企业面临着原材料库存紧缺、劳动力不足、流动资金匮乏和运价上涨等问题。在木材和木制品出口贸易方面,疫情致使运输和港口卸货效率下降,木材经营加工企业的出口订单明显减少。而全球疫情蔓延的风险增大也给企业恢复生产和现金流带来了不确定性。

为了减缓疫情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国家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了积极的应对政策,如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改司就印发了《关于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林业企业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下一步,如何更精准地出台帮扶政策,助推木材产业健康发展,需要准确量化评估新冠疫情对木材产业的影响路径及政府宏观经济应对措施所产生的影响。本文基于木材加工业、家具业、造纸业三个子行业,运用CGE模型进行了评估分析。

▲图片来源:中林集团中国林产品有限公司

受到停工停产等因素的影响,我国木材产业的产出受损较为严重。新冠疫情导致木材加工业、家具业和造纸业的产出分别下降2.30%、2.48%和1.91%。其中,企业停工停产带来的全要素生产率下降起主要作用,使行业产出平均下降1.78%;逐步复工导致的劳动生产率下降使行业产出平均下降0.55%,两者共同作用导致木材行业产出平均下降2.33%。这主要是由于木材产业作为典型的制造业,依赖劳动力、机器设备等实质的生产投入,一旦一个环节中断将引发连锁反应。相应地,疫情过后通过延长工时工期来弥补产能也要依赖于产业链各环节的配合,因此对疫情期间产能损失的弥补较为有限。此外,木材产品主要是满足工业生产、基建、装饰装修及家具需求,疫情期间的居家模式对这方面的需求形成了抑制。同时,出口需求的下滑也使得木材加工企业的订单大量减少,导致木材行业产出萎缩。

疫情推高了我国木材产业的生产成本,产品价格竞争力被削弱。新冠疫情导致木材加工业、家具业和造纸业的产品价格分别上涨0.51%、0.78%和1.03%。这主要是由于受到延长假期和推迟复工等影响,很多木材经营加工企业无法正常运转和盈利。生产经营成本的增加,降低了木材加工品的价格竞争力,这对主要依靠数量增长的我国木材产业将带来冲击。尽管居民消费、投资需求和出口需求的减少对于拉低国内要素价格具有一定影响,但是生产效率下降导致的生产成本提高对推高木材产业的产品价格起到了主导作用。

疫情抑制了我国木材产业的贸易往来,国际市场占有率下滑。新冠疫情导致木材加工业、家具业和造纸业出口分别下降2.07%、3.29%和3.44%。这主要是由于疫情抬高了木材产业的生产成本,导致木材产品出口供给不足,从而降低了木材加工品、家具和纸制品等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率。值得关注的是,产业链的上下游关联效应也会加大疫情对木材行业的冲击。例如家具业是出口导向型行业,出口占总产出的比重为39.2%。因此,受到运输效率下降和贸易成本增加影响,国外消费者对我国家具需求减少,加剧了家具行业产出规模的缩减,从而降低了其对上游木材加工业产品中间投入的需求,导致木材加工业的产出也进一步下降。

减免增值税对缓解木材产业的负面影响较为有效,而投放流动性则会对木材产业出口贸易产生不利影响。目前,对小规模纳税人减免增值税措施的出台能够缓解木材加工业、家具业和造纸业的产出损失分别为0.28%、0.07%和0.10%。需要指出的是,央行投放市场流动性主要刺激了建筑业等投资品生产行业的投资需求和产出扩张。相反,木材产业属于典型的传统制造业,不属于资本逐利的对象。市场流动性的增强不仅没有缓解木材产业的融资压力,反而抬升了其劳动力成本,使得木材加工业、家具业和造纸业的出口进一步下降6.19%、5.17%和3.97%,从而不利于木材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

▲图片来源:中林集团中国林产品有限公司

以上分别从供给侧和需求侧方面识别了疫情对我国木材产业可能产生影响的路径,分析了政府实施宏观经济应对措施对木材产业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首先,新冠疫情推高了木材产业的生产成本,导致木材产业的平均产出损失2.23%,高于所有行业平均产出损失水平(1.75%),导致出口需求下滑2.93%。其次,政府采取经济应对措施后,木材产业的平均产出损失为2.61%,较无应对措施提升了0.38个百分点。从采取应对措施产生影响的异质性看,减免增值税对减缓木材产业的负面影响较为有效,而投放流动性对降低木材产业融资成本的作用有限。基于此,我们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第一,大力推动木材产业供应链各环节企业协同复工复产。企业复工复产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联动配合,如果一个环节卡壳,则可能导致整条链条运转不畅。由于新冠疫情对木材产业生产经营的直接冲击较大,且通过行业溢出反馈效应对产业链各环节企业造成负面影响。因此,建议国家林草局在推动企业复工复产过程中,全面梳理木材产业链各关键环节,精准打通供应链堵点难点,构建产业链协同复工“同盟军”,有效提高全产业链复工率。

第二,加大对木材产业出口企业尤其是家具企业的政策扶持力度。生产效率下降给木材产业带来了较高的生产成本,削弱了其国际竞争力。随着全球疫情蔓延范围的不断扩大,全球供应链将受到冲击,这会导致我国出口导向型木材加工企业特别是家具企业海外订单进一步下降。因此,可以通过对木材产业出口企业提供信贷支持以及简化贸易手续等,减轻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同时,注重加强木材产品质量和品牌建设,实现由“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

第三,进一步减轻木材经营加工企业的税费负担。应继续针对木材经营加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税收优惠政策,减免企业相关法定税费和服务费,如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土地使用税及社保缴费等,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鉴于木材产业多是以林业产业园区形式存在,应考虑降低园区生产成本,对房屋租金等提供补贴或鼓励出租方减免租金。

第四,引导社会资金流向有融资困难的木材经营加工企业。由于木材产业属于低附加值的传统制造业,政府宏观经济应对措施下,市场流动性的增强对于降低木材产业融资成本的作用较为有限。因此,要针对木材产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提供专项贷款、专项政府资金、供应链金融服务等帮扶政策,鼓励社会资金流向木材产业相关的实体经济,帮助木材经营加工企业渡过难关。

▲图片来源:金隅天坛(唐山)木业科技有限公司

文章来源:中国林草产经资讯

供稿:程宝栋、张金珠(北京林业大学),刘宇(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资讯研究院)

我要评论(0)